联系我们 - 推广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

逝去的辉煌

网络整理 采集侠 2019-09-06
导读: 几经弯转回折,见一些残败的科林特式的希腊柱子,凸现于树丛和路旁,随着视线的掉转,蓦然间,发现雅典卫城遥遥在望,方知,此地正处于卫城的怀抱之中。但对于希腊庙宇中那些古板的偶像,古罗马雄辩家西塞罗则认为:“它们过于死板,不足以传真。

逝去的辉煌

  菲迪亚斯的雕塑 摄影

  宋伟光

  初入雅典,只感到马路窄窄的,路两旁的建筑几乎是统一模式的方块形,长长的通间,阳台外露。它们织密一起,有的还显得脏兮兮的。随着渐行渐深,可见一些古老的建筑和教堂夹杂其间。这里的教堂是圆形穹顶,外墙的细部多有镶嵌,呈现出东正教教堂的特征,也显示出受中亚土耳其清真寺建筑风格的影响,这种装饰性风格遍及地中海地区,所以,形成了地中海式的镶嵌艺术。

  几经弯转回折,见一些残败的科林特式的希腊柱子,凸现于树丛和路旁,随着视线的掉转,蓦然间,发现雅典卫城遥遥在望,方知,此地正处于卫城的怀抱之中。

  卫城坐落于古城的中心,是建立在石灰岩上的一座长方形大殿,它是为希腊战胜波斯而建造的。登上已被岁月打磨光滑的大理石阶梯,多立克式立柱列阵而待。多立克式柱也称多利亚式,这种柱式是欧洲古典建筑三种柱式中最早出现的一种,这种柱式一般建立在阶座之上,特点是柱头呈倒圆锥台,无柱础,柱身约有20条凹槽,由下自上逐渐收缩,而中间略为鼓凸,显示出一股承受重压却挺拔坚韧的力量感。这种柱子是男性刚毅性格的象征,它同奥欧尼克式柱的精巧、柔美以喻女性,均是古希腊人神合一思想的体现,这也是为什么古希腊的建筑多以人体为立柱的原因。

  穿过一条长廊,眼前顿时开阔了起来,只见帕特农神庙历史性地矗立在那里。眼前的景象使我感到既熟悉又陌生。记得小时候看到上世纪50年代初的一本历史教科书,书中有一幅整版的帕特农神庙复原图,只见神庙内廊柱林立之间伫立着希腊诸神,中央供奉着菲迪亚斯亲手制作的全希腊最高大的雅典娜女神像。诸神层层列序,殿宇庄严,辉煌无比。而今天,它的辉煌早已消亡,所存的残败景象并非全因岁月的久远,还有战争的破坏。自15世纪起,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便统治希腊,直到19世纪初希腊独立战争才告结束。在400余年的统治中,帕特农神庙变成了伊斯兰的寺院,公元1687年威尼斯军队炮击城堡,引爆了土耳其人存放在神庙内的炸药,殿宇之顶和墙壁全部炸毁。19世纪初,英国驻君士坦丁堡的大使埃尔金,又把雅典娜像劫走,劫难后的残存文物,只能在如今的博物馆中寻得。在卫城脚下,有一座卫城博物馆,里面珍藏着许多神庙的建筑构件和雕像,这些雕像充满一种神明的静穆。在博物馆的中厅,展陈的是介于古风时期和古典时期的雕像,人物垂直而立,面无表情,结构单纯,从其造型可以看出,有着明显的古埃及造型模式,显然受到了古埃及雕塑艺术的影响。在古希腊早期,艺术是反对技巧进步的,因为只要艺术与宗教产生联系,技巧的进步便被视为有污神性纯洁的行为。柏拉图是第一个反对古希腊时期进步说的哲学家,在《法律篇》里,他认为埃及雕塑将宗教仪式以固定的形式保存了下来,他视埃及艺术为典范。我在一尊女神雕像前观摩良久,愈发地感到了它的埃及之风,几次欲拍下来,但都被馆员制止,只得将这尊具有断代意义的雕像存入我的脑海之中。

  但对于希腊庙宇中那些古板的偶像,古罗马雄辩家西塞罗则认为:“它们过于死板,不足以传真。”他赞赏自然主义所带来的艺术进步,因为这个进步使艺术挣脱了宗教仪式的束缚。西塞罗在阐述艺术进步的思想时说:“批评家中凡是注意过艺术初级阶段的,都能看出卡那库斯的雕塑太死板,不足以传真。卡拉米斯的雕塑仍然过于僵硬,尽管他比卡那库斯略胜一筹。米隆都未能创造出完全真实自然的作品,虽然谁都毫不犹豫地赞美他。波利克莱托斯的雕塑更趋完美,实际上,我认为他的作品已精妙绝伦……。”显然西塞罗找到了古希腊雕塑艺术进步的例子。据我判断,西塞罗所指的古希腊庙宇中的古板雕塑,应当是美术史中所划分的“古风时期”早期,在中期(公元前580年至公元前535年)开始追求用自然真实的手法来表现人的形象。但是西塞罗认为连米隆都未能创造出完全真实自然的作品,直到波利克莱托斯的雕塑才趋向完美。米隆和波利克莱托斯都是美术史上划定的“古典时期”(约公元前480年至公元前450年)的雕塑家,我推断西塞罗所指的艺术的自然主义时期应在古典主义后期。

  (作者系《中国雕塑》杂志执行主编)

资讯
Copyright 2002-2019 安徽羲之艺术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中国当代书画家上网工程
总编辑:黄金亮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:皖ICP备13016805号
Top